同济大学、中国美术学院孙周兴教授主讲贵州大学第六十七期文科讲坛

原载:贵州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网站 2019-07-31

发布时间: 2019-07-31 浏览次数: 10

    2019730日晚上7点,由贵州大学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院主办,贵州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承办的贵州大学第六十七期“文科讲坛”在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举行。本次讲坛主题为“没有论证,何以哲学?——阿佩尔的先验解释学”,由同济大学、中国美术学院孙周兴教授主讲,贵州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张柯教授主持。

    贵州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陈艳波教授、罗绂文教授、黄侃副教授,贵州大学学报副主编方英敏教授,贵州大学出版社副社长龚晓康教授等校内外多位教师参加本次讲座。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研究生、本科生以及校内外哲学爱好者120余人聆听了此次讲座。 

    孙教授以卡尔—奥托·阿佩尔的先验解释学/先验语用学为背景,探讨哲学中的“论证”问题。孙教授认为,论证对传统哲学来说是本质性的,但在现代哲学特别是20世纪哲学的形而上学批评中,论证-推论式哲学受到了置疑。阿佩尔是20世纪哲学家中少有的坚持“先验论证”的哲学家。鉴于阿佩尔的“先验哲学”这个典型案列,我们当提出一个时代性的问题:没有论证,何以哲学?

    孙教授从哲学的先验性和普遍性出发,阐述先验哲学的方法是先验论证。先验论证是存在学/本体论和知识学的基本方法,一般来说就是“第一哲学”的基本方法。通过先验论证,作为存在学的哲学获得了自己的先验性和普遍性(形式意义)。阿佩尔的先验解释学/先验语用学涉及他所谓话语论辩的可能性条件问题,因而无疑是一种先验论证,阿佩尔也称之为“终极论证”。 

    孙教授指出:阿佩尔野心极大,整合海德格尔的语言存在论、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说与皮尔士的指导学,试图在20世纪三大传统(现象学解释学、分析哲学和实用主义)基础上重构先验解释学。先验解释学的哲学架构仍旧是马克思主义的,即现实的交往共同体与理想的交往共同体之分。

    孙教授最后总结到:今日哲学仍然需要论证,但论证有强弱之分。强论证支配哲学的时代已经过去,19世纪后期以来也出现了种种弱论证的哲学,而在技术统治的今天,哲学也许更需要弱论证和弱推论。所谓“弱论证”和“弱推论”也标明了当代哲思的难度。 

    在问题讨论环节,同学们就“阿佩尔是如何将三大传统融合起来的?”“弱推理是否会被心理学侵占?”等问题与孙教授展开交流,孙教授逐一耐心解答。讲座最后在同学们的掌声和对哲学的沉思中圆满结束。


图文收集与编发: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 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办公室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    

电话:0851-83623539 传真:0851-83620119 邮箱:whsy@gzu.edu.cn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贵州大学(北区)中国文化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