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与管理学术研讨会举行 荣誉院长张新民作主旨发言

发布时间: 2019-08-09 浏览次数: 31

    201987日,由贵州大学历史与民族文化学院、南京大学管理学院主办,《中国文化与管理》编辑部、江苏宏德文化出版基金会承办,贵州大学东盟研究院协办的融合与创新:新时代背景下的中国文化与管理学术研讨会在我校东校区2号行政楼学术报告厅举行。校党委书记李建军出席会议,来自南京大学等高校及科研单位、社会机构等100余位专家学者参会。 

李建军致辞。他简要介绍了我校概况,希望通过此次会议进一步加深与各高校及科研机构的交流合作。教育部长江学者、南京大学管理学院院长王跃堂致辞。开幕式上,举行《中国文化与管理》杂志赠书仪式。《中国文化与管理》编委会主任王跃堂等向我校历史与民族文化学院、管理学院、东盟研究院等单位赠书。

本次会议旨在在学理上探寻中国文化与现实管理之间的融合之道,积极践行国家繁荣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重要方针,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推进新时代中国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及国家社会治理与管理等重大理论问题与实践问题的研究。会议从近百篇投稿论文中遴选了近50余位专家学者的论文和发言提纲参加汇报,贵州大学张新民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刘敬鲁教授、南京大学陈传明教授、南京大学陈东华教授作主旨发言。

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荣誉院长张新民教授以《中国古代边疆治理经验的总结与反思》为题,作大会主旨发言。认为,边疆的概念源自于唐宋以来史籍对边地的称谓,宋代之后才有现代意义上的边疆含义。明代王朝的一种政治主张是治国必治边,边缘与中原在国家治理上同样重要,国家的政治危机往往是从边疆地区危及到中原地区。边疆与内地都是是在中国同一天下观视野中的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

中国文化的传统视野中边疆具有自身的边疆体系,即是以华夷秩序的建构为主体关系的治理体系。在边疆民族地区,中央与边疆繁盛政治文化交流关系,边疆的民族与民族、地方与地方也存在紧密的联系,外族互相也有个兴衰更替过程。以陈寅恪《唐代政治述论稿》为例论及了外族、方国边疆的盛衰过程,地方部落政权如吐蕃、突厥、回鹘、南诏,也是一体,相互关联。边疆体系、地方政权相互关联,唐代只有解决边疆问题后才能攻打高丽。华南、东北、西北、西南边疆之间存在连环互动关系,边疆地区无边界概念,民族众多,地域广泛,并形成外边疆与内边疆双边疆格局。西南与西北一体,安定西南即安定西北,安定西北即安定西南。

汉代用兵西北匈奴则有一个大后方的南越问题,要解决南越的问题,采取的是安抚政策,从夜郎出兵安南越,以贵州为通道去平定南越。汉代处理内外边疆问题是军事征服,然后再设立郡县。这是秦汉的治理边疆模式。

三国时期,诸葛亮与汉武帝的治理模式不同,怀之以力,现实国家力量;怀之以德,现实道德力量,以道德的力量来感召边地来治理天下。重视道德的社会,道德的国家,国家的道德取向与价值取向,来安抚南中,影响西南,没有设立郡县,未有一兵一卒而实现边疆的完全自治,稳定了西南,从而有力量和条件北伐。显示道德力量,收拾人心,达到治理边疆之目的,这是诸葛亮的治理模式。

第三种模式是南宋的治理模式。北宋以来的王安石以力治边,强调国家力量治理边疆一直延续,没有强调道德和文化的治理维度,但是从辽宋夏金对峙格局来看,南宋偏安,西南成为大后方,是内边疆。秦汉,荆蛮之地,采取少数民族习惯法,熟苗控制生苗的方式来实现。

第四种是明清边疆治理的模式。清兵入关很残酷,嘉定三屠、扬州十日,强化边疆,清代边疆辽阔,超越历代版图。在贵州,内边疆有苗疆,黔东南,都柳江、清水江支流,广大地区三千里苗疆未纳入版图。元代到明清,王朝势力未到之处,庞大的帝国体系未达至苗疆,在有治理上又空洞(即真空),帝国失控之地,清代开辟苗疆是当时的重大事件,三千里苗疆进版图,从权利系统来看是最大的历史事件,依靠血腥镇压,蛮夷征服手段实现,镇压的伤痕累累,有无法弥补的记忆伤痕。

清代的治理模式、南宋的治理模式、诸葛亮的治理模式、汉武帝的治理比较而言最值得重视的还是诸葛亮的治理边疆模式,开了土司管理的先河(尽管没有设立土司),人心归向而稳定了西南,意义重大。西南地区修史志,把诸葛亮列入其中,则反映了民众对诸葛亮的认同,对其道德化的认同。

反思边疆治理有三个经验:一是大一统,二是华夷秩序的建构;三是天下观。中国的大一统往往被理解为中央集权的体系,文化的大一统世界,但是按照春秋公羊学的说法,大乃是称赞的意思,一是体的概念,实际一是本体,如老子所讲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一是道体的展开。宋儒讲理一分殊,天理内化为生命的良知与仁爱精神,形而上的体统摄人类一切活动,包括政治、宗教、信仰、文化。元亨利贞之元,王正,是合法性的基础,正者正也,人间正义,天道落实到人心,称人间正义。二是制度化的建构,包括习俗,文化行为,文明体系,政治的合法性,天道的合法性,落实到民心,民心是天道的反映。人心认同与归依,人性展开的良知,大一统。宇宙世界,共同的天理、天道、良知,可以建构共同的制度。三是天下观,超越民族观,一种世界秩序的安顿,没有界限,超越个人、家庭、国家的概念,天下主义、世界主义,所谓天下归心、天下归仁,万物一体的价值观,天道下贯到人,天性与人的存在意义。人有人格,物有物格,天道的合法性。中国可以提供地区性的经验、全国性经验、人类的经验,诸葛亮的模式,儒家发挥了安定边疆和稳定边疆的作用。

 讨论会上,各位专家学者进行了分组研讨。贵州大学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马国君教授、邓国元副教授、栾成斌博士提交论文《管理艺术与边疆稳定——以明清时期土司官族科举入仕为研究中心》《“廓然大公”与“无所偏倚”——王阳明“四句教”之“无善无恶”原意探微》《明清时期梵净山文化兴衰视角下武陵民族地区治策研究》或作会议发言。

 

张新民教授主旨发言系根据记录整理 未经本人审阅

图文:历史与民族文化学院 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    

电话:0851-83623539 传真:0851-83620119 邮箱:whsy@gzu.edu.cn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贵州大学(北区)中国文化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