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师范大学杨国荣教授主讲文科讲坛:“事与理”

发布时间: 2019-11-05 浏览次数: 11

    2019111日晚,由贵州大学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院主办,贵州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中国文化书院、阳明学院联合承办的贵州大学2019年第93期文科讲坛在中国文化书院举行。本次讲坛主题为“事与理”,由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杨国荣教授主讲,全校百余名师生聆听了此次讲座。贵州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主持工作副院长陈艳波教授主持讲座,对杨国荣教授莅临贵州大学讲学表示热烈欢迎和诚挚的谢意,简要介绍了杨国荣教授的学术荣誉和学术成就。

    杨国荣教授在讲座中指出,作为人的广义活动,“事”被界定为人之所作。与此相应,“事实”可视为“事”之产物。“事实”可以区分为两种:本体论的事实和认识论的事实。本体论层面的事实主要指一种现实存在,具有对象性,表现为人之所“作”的结果,包括打上人的印记的事物以及人的活动所造成的事件。认识论层面的事实是对本体论上的事实的一种认识、理解和把握,通常以陈述和命题来表达。

    本体论的“事实”与认识论的“事实”既相互分别,又彼此相关,从不同方面展现了“事”与“事实”的关联。作为人之所“作”的产物,两者同时构成了“事实”的不同形态。认识论的“事实”,以本体论之“事实”为现实内容,两个层面的“事实”存在内在的联系。不过,对这两种不同形态的“事实”的区别,更需要给予必要的关注和重视,因为通过这二者的区分可以澄清一些哲学上的误解。

    “事”不仅展开于人存在的整个过程,而且内在于人存在的各个方面。人通过“事”创造新的天地,并由此重塑存在。“事”既与行动相联系,又体现了人的本质力量并关乎情意的参与、行动的印记和情意的负载在扬弃,“物”的本然性而赋予其以现实性的同时,又使“事”获得了多样品格。“事”不仅改变对象,也影响人自身,在“能其事”的过程中,人又进一步“成其德”。

    杨国荣教授认为,“事”是人之所作,“理”主要指事物之间的一种秩序和相互关联。以“事”来解“理”,则“理”呈现为“物理”和“事理”。“事实”形成于人之所“作”。就“事实”本身而言,无论是本体论的“事实”,还是认识论的“事实”,都关乎“理”。以“事物”为形态,“事实”表现为打上人的印记之物,内在于其中的“理”也表现为“物理”或“物之理”。与“物理”相关而又相异的是“事理”或“事之理”。

    “物理”因事而敞开,“事理”则在生成于事的同时又由事而显,二者均与人之所“作”相涉。人之所“作”既表现为与物打交道的过程,也展开于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前者可视为广义的“做事”,后者则侧重于“处事”,“理”对“事”的制约,由此也呈现不同的形态。作为时空中展开的活动,“事”具有过程性;以当然之则和必然法则为形态,“理”内含秩序性。“理”与“事”的关联,一方面使“理”内在于现实的过程,另一方面也使“事”呈现秩序性。以上在确证“理”与“事”相互关联的同时,也展现了其中内含的认识论、本体论、价值论等多重意蕴。

    交流讨论环节,在场的老师和同学们就“事”与“情”的关系、中国哲学未来的发展方向、“理”范畴与中国哲学中的“必然之理”与“当然之理”的区别与联系等问题与杨国荣教授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和交流。

    讲座最后,陈艳波教授总结到,今天我们在现场感受到了中国当代最一流哲学家在思考什么问题,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思考这些问题。杨老师以一种“现象学的眼光”来考察中国人的生活世界和生活经验,从而揭示了中国思想以“事”为基础的形而上学。杨老师从“事”出发对中国哲学中的诸多概念进行了存在论的解读,建构了一种“事”的存在论。这种“事”的存在论是可以和海德格尔的“此在”存在论以及马克思“实践”存在论比肩讨论的存在论,因而是一种将中国哲学带向世界哲学形态的哲学。


图文: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硕士生 冯婷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    

电话:0851-83623539 传真:0851-83620119 邮箱:whsy@gzu.edu.cn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贵州大学(北区)中国文化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