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俊:王阳明江西抗灾害救民困

发布时间: 2020-03-08 浏览次数: 219

    202038日“儒家网”刊载贵州省修文阳明文献研究中心理事长、贵州省儒学研究会副会长、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特聘兼职研究员、《龙场阳明文库》丛书主编杨德俊先生文章,题:王阳明江西抗灾害救民困。全文如下:

  

  

    文经武纬是全才的王阳明,既精通政治、军事、经济、教育,还懂得怎样防治疾疫、治理火灾、抗击洪灾,赈恤难民。王阳明在龙场贬谪期满,正德五年三月十八日,到庐陵正式上任知县,其在庐陵任职时,遇到县民集体上访,苛捐杂税过多,发生疾疫、火灾、盗贼等问题,他都很好地解决。

王阳明到庐陵任时,首先解决集体上访,处理积压多年的案件,杜绝苛捐杂税和横征暴敛的行为。他对老百姓集体上访,要求减免加派杂项税费问题了解到真实情况,经过思考后当即宣布:今年新增的税费不要交了,而且所有赋税全免了。他认为如果“坐视民困而不能救,心切时弊而不敢言”,还要自己坐到知县的位置上干什么?他将免除庐陵全部赋税的情况写成公文交到府台,公文的最后意思说:若是免除庐陵县这年的赋税,朝廷如果怪罪下来,那么就由我本人来承担全部责任,可以立即将我罢官,让我回乡下去种田我也心甘情愿,不会有任何怨言。其结果庐陵县当年的赋税得免除,原因是这些赋税是地方政府强加给老百姓的。

其次是救助疾疫病人。这年庐陵发生疾疫,城乡流行,王阳明一方面以德相倡导,要求有病人的家庭必须骨肉相保,不可离弃;并号召各家用生石灰洒扫室内室外、厕所、畜圈,对病死的人及时掩埋,做好环境卫生工作;号召富户人家出钱出粮,对病人施以医药,相互扶持;由政府组织医生到各乡行医,及时救助病人。他作《告谕庐陵父老子弟》,其中说到对灾疫的防治:

今灾疫大行,无知之民惑于渐染之说,至有骨肉不相顾疗者。汤药饘粥不继,多饥饿以死。乃归咎于疫。夫乡邻之道,宜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乃今至于骨肉不相顾。县中父老岂无一二敦行孝义,为子弟倡率者乎?夫民陷于罪,犹且三宥致刑。今吾无辜之民,至于阖门相枕藉以死。为民父母,何忍坐视?言之痛心。中夜忧惶,思所以救疗之道,惟在诸父老劝告子弟,兴行孝弟。各念尔骨肉,毋忍背弃。洒扫尔室宇,具尔汤药,时尔饘粥。贫弗能者,官给之药。虽已遣医生,老人分行乡井,恐亦虚文无实。父老凡可以佐令之不逮者,悉已见告。有能兴行孝义者,县令当亲拜其庐。凡此灾疫,实由令之不职,乖爱养之道,上干天和,以至于此。县令亦方有疾,未能躬问疾者,父老其为我慰劳存恤,谕之以此意。[]

阳明曾在《告谕》中说:“病者宜求医药,不得听信邪术,专事巫祷。嫁娶之家,丰俭称赀,不得计论聘财妆奁,不得大会宾客,酒食连朝。夫良医之治病,随其疾之虚实、强弱、寒热、内外,而斟酌加减。调理补泄之要,在去病而已。初无一定之方,不问证候之如何,而必使人人服之也。”[]

在谈到学术之时,曾用疟疾比喻:“譬之病疟之人,虽有时不发,而病根原不曾除,则亦不得谓之无病之人矣。”“病疟之喻,既已见其精切,则此节所问可以释然。病疟之人,疟虽未发,而病根自在,则亦安可以其疟之未发而遂忘其服药调理之功乎?若必待疟发而后服药调理,则既晚矣。致知之功无间于有事无事,而岂论于病之已发未发邪?”

他在《答周纯仁》中又说:“闲中无事,固宜谨出,然想亦不能一并读得许多。似此专人来往劳费,亦是未能省事随寓而安之病。又如多服燥热药,亦使人血气偏胜,不得和平,不但非所以卫生,亦非所闲退之意胜,而飞扬燥扰之气消,则治心养气、处事接物自然安稳,一时长进,无复前日内外之患矣。”[]

再是防范火灾事故发生。他认为火灾频发是街道狭窄,房屋密集,建筑高大,且没有“风火墙”阻隔的原因。他在火灾之后组织群众重建家园的时,对房屋结构和街道进行了新的规划。要求重建房屋时各家退地三尺以拓宽街道,相邻房屋之间各家让地二尺以断风火,同时在县城一些地方修建储水池以防火灾,这些措施对庐陵的火灾防范起到实际作用。

针对盗贼多有情况,他在庐陵城乡全面实行了“保甲法”。乡村居民彼此之间讲信修睦,和谐邻里,相互帮助,有盗贼来打劫,则相互救援。“保甲法”的实施,实现了民间的自防与联防,对盗贼横行起到了实际的扼制作用。

正德十五年(1520)五月,丰城、新喻等县发生水灾,毛家珰等处被大水冲毁决堤,极其严重,若不及时修筑,秋天水势再次泛滥,受害灾民生活将极端艰难痛苦。六月初九日,王阳明颁《案行湖西道处置丰城水患》令:

近该本院抚临该县,督同巡守该道副使顾应祥、参议周文光、知县等官顾佖等,看得前项决堤渐侵县治,委系紧急民害。但正当水冲,欲便筑塞,必须依倣水帘桅子之法,用大船数十装载砖石沙土,阻遏水势,方可施工。……为照丰城县即今见要破损大船阻水势,所据前项船只,合行查处变卖,以济急务。[]

从此段文字可知,阳明是要求当地官员购买破损不能再继续使用的船只,用以装载整船砖石沙土,沉入决堤处,以阻遏水势。现在发生大的决堤事故,一般的大石块放下去阻遏不了水势,就用大汽车装载数十吨石块运来,连同汽车一起沉入决口,以处阻遏水势,与阳明当年使用治水的方法基本一样。

老百姓遭受了水灾,生活困难,急需救济。南昌地区水灾尤为严重,该怎么办呢?阳明颁行《赈恤水灾牌》,其中一段记载:

分守巡南昌官吏,即便分督该府县官于预备仓内米谷,用船装运,亲至被水乡村,不必扬言赈饥,专以踏勘水灾为事,其间验有贫难下户,就便量给升斗,暂救目前之急。给过人户,略记姓名数目,完报查考,不必造册扰害。所至之地,就督各官申严十家牌谕,通加抚慰开导,令各相安相恤。仍督各官俱要视民如子,务施实惠,不得虚文搪塞,徒费钱粮,无救民患,取罪不便。[]

在南康、建昌、宜黄、横水等县,水灾也非常严重,阳明要求赣州、南安二府各县官员:“已行二府各委佐贰官,及行所属被水各县掌印等官,用船装载谷米,分投亲至被水乡村,验果贫难下户,就便量行赈给。”要求各县官员必须亲自到乡村踏勘,要视灾民如己子,务要施行实惠,不得虚文搪塞,根据实际情况,给贫困灾民进行救济。为了不流于形式,把赈灾工作落到实处,阳明又颁《牌行江西临江府赈恤水灾》令:

据临江府新喻县申称,今年自春入夏,淫雨连绵,田地冲成江河,沙石积成丘陵。即今四野一空,秋成绝望,要将本县在仓稻谷赈济缘由。为照临江一府被水县,分恐亦非止新喻,合就通行。为此牌仰本府官吏,即便分委佐贰等官,及行所被水各县掌印佐贰等官,将在仓稻谷用船装载,或募人夫挑担,亲至乡村踏勘水灾。验果贫难下户,就便量给升斗,暂救目前之急。就各申严十家牌谕,通加抚慰开导,令各相安相恤。各官务要视民如子,务施实惠,不得虚文抵塞,徒费钱粮,无救民患。[]

从此文中可知,阳明再次要求各个官员务要亲至乡村踏勘水灾,验明极度困难民户,用船装载稻谷,再募人夫挑担上门,给急困民户几升或一斗粮食,暂救目前之急,待后再行救济。再据阳明《批吉安府救荒申》中载:

近据崇仁县知县祝鳌申,要将预备仓谷,凶荒之时则倍数借给,以济贫民;收成之日则减半还官,以实储蓄;颇有官民两便,已经本院批准照议施行。……其一应科派物料等项,当兹兵乱之余,加以水灾,民不聊生,岂堪追并,仰布政司酌量缓急,分别重轻,略定征收先后之次,备行各属,以渐而行,庶几用一缓二之意,少免医疮剜肉之苦。[]

就是将各县粮仓中储备的稻谷,先行借给灾民食用,救济贫民。然后在秋收时,由灾民减半,即先借一斗,后返还给官府五升。这个方法既救助了灾民,减轻了农民负担。又收回部分稻谷作储备,一举两得。

正德十四年和十五年,江西先是发生旱灾,后是发生水灾。阳明正德十四年七月二十日,阳明在《旱灾疏》中描述旱灾时说:“三月至秋七月不雨,禾苗未及生发,尽行枯死。夏税秋粮,无从办纳,人民愁叹,将及流离。……自三月以来,雨泽不降,禾苗枯死。”[]正德十五年五月十五日,其又在《水灾自劾疏》中说:“而地方日以多故,民日益困,财日益匮,灾变日兴,祸患日促。自春入夏,雨水连绵,江湖涨溢,经月不退。”[]说明江西这两年的旱灾、水灾非常严重。此年又遇到宁王朱宸濠叛乱,发生战争,老百姓生活极度困难。阳明上疏请给江西全省免税,据正德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王阳明在《乞宽免税粮急救民困以弭灾变疏》中记载免江西一省税中说:

夫免江西一省之粮税,不过四十万石,今吝四十万石而不肯蠲(),异时祸变卒起,即出数百万石,既已无救于难矣。此其形迹已见,事理甚明者。臣等上不能会计征敛以足国用,下不能建谋设策以济民穷,徒痛哭流涕,一言小民疾苦之状,惟陛下速将臣等黜归田里,早赐施行,以纾祸变。[]

十一月十五日,王阳明又在《批追征钱粮呈》中说:“目击贫民之疾苦而不能救,坐视征求之患迫而不能止,徒切痛楚之怀,曾无拯援之术,伤心惨目,汗背赧颜,此皆本院之罪,其亦将谁归咎!各府州县官务体此意,虽在催科,恒存抚字,仍备出告示,使各知悉。”[11]他曾三次向皇帝疏请放宽租税,说此时四十万石粮税朝廷都不肯免掉,老百姓实在无法生活,若是群起抢窃造反,到时即使出数百万石粮食,以难平息战乱。说自己“不能建谋设策以济民穷,徒痛哭流涕”,但上疏请放宽租税均的奏章未获朝廷准,于是把宁王朱宸濠侵占老百姓的田地、房屋财产归还本主,变卖余下土地财产等救助饥民和替代灾民交税。

王阳明在赣州时,也非常关心民众疾苦,减收部分商税,免去部分农产税,若是违令,照例问罪。他在《禁约榷商官吏》中有:

备行收税官吏,今后商税,遵照奏行事例抽收,不许多取毫厘;其余杂货,俱照旧例三分抽一,若资本微细,柴炭鸡鸭之类,一概免抽。桥子人等止许关口把守开放,不得擅登商船,假以查盘为名,侵凌骚扰,违者许赴军门口告,照依军法拿问。其客商人等亦要从实开报,不得听信哄诱,隐匿规避,因小失大,事发照例问罪,客货入官。[12]

以上仅是一部分王阳明关心民众疾苦,勤政亲民的具体事例,其中可看出阳明是何等的关心民众困难,为老百姓作想,解决民众困苦的。目前仍有一些专家说,王阳明在南、赣、汀、漳平乱是镇压农民起义,在广西八寨、断藤峡平乱是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不用再去驳斥,若真是一个镇压农民起义,镇压少数民族起义的刽子手,是绝对不会去做这些救助灾民,勤政爱民的事情,且不会受到百姓尊重的。

王阳明先生每到各地,都与当地士民和少数民族和睦相处,且乐于助人,具有悲天悯人的圣人情怀。其体恤民情,减免赋税,抗击瘟疫,防范火灾,扼制盗贼,赈恤水灾,救助难民,洁清自矢,秉正无私的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其在龙场悟道,庐陵任职,在平南、赣、汀、漳乱事,平宁王朱宸濠反叛之乱,平思恩州、田州,及平八寨、断藤峡之乱中,有很多反贪腐、倡清廉、亲民、爱民,廉政与和谐的做法,值得现在我们学习。

 

    作者简介:杨德俊,男,生于1954年,贵州省修文县人,现为修文阳明文献研究中心理事长,贵州省儒学研究会副会长,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特聘兼职研究员,《龙场阳明文库》丛书主编。

 

    注释:

    [][明]王阳明:《王阳明全集》,吴光、钱明等编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重印三册版,中册1130页。

    [][明]王阳明:《王阳明全集》,吴光、钱明等编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重印三册版,中册627页。

    [][明]王阳明:《王阳明全集》,吴光、钱明等编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重印三册版,上册151页。

    [][明]王阳明:《王阳明全集》新编本,吴光、钱明等编校,浙江古籍出版社2010年出版,第六册1984页。

    [][明]王阳明:《王阳明全集》,吴光、钱明等编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重印三册版,中册684页。

    [][明]王阳明:《王阳明全集》新编本,吴光、钱明等编校,浙江古籍出版社2010年出版,第六册1987页。

    [][明]王阳明:《王阳明全集》,吴光、钱明等编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重印三册版,中册682页。

    [][明]王阳明:《王阳明全集》,吴光、钱明等编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重印三册版,上册452页。

    [][明]王阳明:《王阳明全集》,吴光、钱明等编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重印三册版,上册478页。

    [][明]王阳明:《王阳明全集》,吴光、钱明等编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重印三册版,上册473页。

    [11][明]王阳明:《王阳明全集》,吴光、钱明等编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重印三册版,中册658页。

    [12][明]王阳明:《王阳明全集》,吴光、钱明等编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重印三册版,中册629页。

 

图文收集与编发: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 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办公室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    

电话:0851-83623539 传真:0851-83620119 邮箱:whsy@gzu.edu.cn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贵州大学(北区)中国文化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