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峰:跟来新夏先生学目录学

来源:《北京晚报》2020-4-17 第24版“五色土•书乡” 经作者授权转载

发布时间: 2020-04-21 浏览次数: 10

    2020417日《北京晚报》第24版“五色土•书乡”刊载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副教授、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廖峰博士文章,题:跟来新夏先生学目录学。全文如下:

    读大学的时候,经常到学校旁边的书店去看书买书,与书店老板混熟后,他告诉我民国时期有两个学者是没有上过大学的,一个是钱穆,另一个是陈垣先生。因为读过《师友杂忆》,所以对钱穆并不陌生。虽然听过陈垣的《通鉴胡注表微》,但是对他并不是很了解。书店老板说,陈垣是靠《四库总目提要》和《书目答问补正》自学成才的。恰好蓬莱丛书中《书目答问补正》已经再版,我就顺道买了一本翻看,其中很多书名是不熟悉的,而小字标注的版本更是摸不着头脑,书就随手放到一边了。

    研究生复试的时候,我们去张先生的家里做客。张先生拿出刚刚出版的《书目答问校补》送给我们。我心想终于有机会了解目录学了。张先生给我们上的是史部目录学,他花了很长时间去介绍目录的历史和意义,劝勉我们从目录学入手,进入学术之门。这些年在给研究生上课的时候,也有意识给学生介绍目录学的历史和使用方法。顺便又重温了余嘉锡先生的《目录学发微》和来新夏先生的《古典目录学浅说》,也就萌发了想介绍一下目录学的想法。

    余嘉锡先生,字季豫,号狷庵。语言学家、目录学家、古文献学家。1927年去北平,受私立辅仁大学校长陈垣赏识,被聘为讲师,主讲目录学。1931年被聘为辅仁大学教授。

    余嘉锡先生1932年至1948年间在北京各大学主讲目录学课程,内容包括了目录书的体制、目录学的源流、历代目录书的类例沿革三个主要部分。这份讲义后来出版为《目录学发微》。

    来新夏,浙江萧山人,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毕业于辅仁大学历史学系。在辅仁大学读书期间,他师从余嘉锡先生,学习古典目录学。在上课之余,来新夏曾经向余嘉锡先生请教,余先生指点他三件事,第一件事要他反复读书,所谓书读百遍其义自见;第二是要读一些与《书目答问》相关的书籍,第三要为《书目答问》编三套索引,即人名索引、书名索引和姓名略人物著作索引。多年后来新夏先生回忆自己的治学经历,认为自己是从《书目答问》进入学术之门的,而余嘉锡先生指导的《书目答问》恰恰是其学术研究的起点。

    在南开大学任教期间,来新夏先生也像余嘉锡先生一样,在大学教授目录学,讲义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为目录学概说,讲解目录的概念、类别和体制;第二是目录学史,讲述目录从汉代到清代目录学的发展简史;第三是讲解文献学的三个主要组成部分——目录、版本和校勘。讲义结集为《古典目录学浅说》,北京出版社将其纳入《大家小书》丛书再版,实为嘉惠学林的好事。

    要了解目录学,其实还得从图书的历史开始。来新夏在介绍目录学的时候,也是从孔子编六经,到乾隆皇帝编《四库全书》,目录伴随始终。从一本书的编撰到丛书的目录编修,目录的体制日渐完善,而目录也就独立成学。因此我们不妨回顾一下,中国图书编定的历史,从中一窥目录学的发展史。

    孔子自小热爱古典文献,后来从事教育工作,就不能不编纂教科书。他所编订的《诗》《书》,成了后世教科书的起点。据说他主要是编了《诗》《书》,其实是收集了、选编了诗歌和政治文献。因此,《诗经》的风雅颂,不妨视作目录。《尚书》也是同理,分为《虞夏书》《商书》和《周书》,这也不妨视作目录。当然,这里的目录是指一书目录,而不是只群书目录。

    刘向、刘歆被后世视作目录学的鼻祖。其实他们是奉旨编订秘府藏书。根据秘府所藏的文献整理分类校勘,最后编辑成册,并根据图书内容撰写解题,将其撰写好之后一一上奏。上奏之策是谓《正录》,所留之策称为《别录》。刘歆根据所留的《别录》,进行分类,编辑为《七略》,包括六艺、诸子、诗赋、兵书、数术、方技等六略和六略前的《辑略》。《辑略》是全书的总录,它包括总序和各略的序,说明各类图书内容和学术流派。《七略》的重大贡献是把我国古代的分类思想具体地运用于整理图书,使西汉末年以前的重要典籍得到了比较系统的著录。这对古代文化的保存起了重大作用。

    《汉书艺文志》是《汉书》的一个组成部分,班固所撰的《汉书艺文志》是刘向、刘歆父子目录事业的继承和发展。班固是在刘向、刘歆父子的影响下,继承了《别录》与《七略》的已有成果,进行了剪裁、编次的工作,撰成了《汉志》,创立了新的目录体裁——史志目录。

    《隋书经籍志》是唐初编纂的一部目录书,是继《汉书艺文志》以后的一部重要史志目录。它主要依据隋唐时的国家藏书,并参考它以前的有关目录书而编成的。现存按经史子集四部分类的目录,则当以《隋志》为最古。但是,细察《隋志》的分类,并非严格的四分法,因为它后面还附有道、佛二录,录,实际上是六大部类。

    晁公武为北宋著名藏书家,由其编撰《郡斋读书志》按四部分四十五类,每部有总论,各书有提要,对作者、全书主旨、学术源流、篇第次序均按不同情况有所论述,多偏重于考订。

    陈振孙,字伯玉,浙江安古人。他所撰写的《直斋书录解题》,通行本是直接分为五十三类目,但综观类目编次,依然保持了四部的顺序。它对所著录各书都叙明卷帙、作者并加评论,创目录书中的解题体裁。它的各类小序视需要方撰写,在五十三类中有九类存有小序,皆为不得不有所说明的类目。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有二百卷,从篇帙上说当是独一无二的目录学巨作。它是清朝纂辑《四库全书》的副产品,当时对于采入和未采入的图书都由馆臣撰写提要。这部目录学著作是集中各方面的专才所撰成,如戴震、邵晋涵、周永年等人。全书按四部分类,计经部十类、史部十五类、子部十四类、集部五类。它具备部有总序、类有小序和各书有提要等完备的传统编目体制。对18世纪以前的学术进行了一次总结,这是清代目录事业上的一大成就。

    从上可知,从孔夫子编书开始到清代编定《四库全书》,中国的文献图书逐渐从六经扩展到群书。我们总是将群书目录来代指书的目录,而忽略了目录恰恰是从一本书的编订开始的。目录学记是一本书的编订之学,也是群书的分类编订之学。只有从一本书的目录编定开始,才能理解图书群集的目录编订。中国大部分目录学著作往往忽略了一书目录和群书目录之间的关系。只有在我们认识了一本书的目录,才可能进一步理解群书目录的意义和作用。

    对于一书目录,我们可以借由《史记·太史公自序》来解释。《史记·太史公自序》的小序就是一篇完整的《史记》目录。《太史公自序》是由大序和小序两大部分组成,大序是自述——说明家世、学历、仕历、学术观点、编纂旨趣和例等等;小序则是依次写了每一篇的篇名和要旨,也就是目录。

    而群书目录的三种不同体制来看,它的基本结构主要包含三种因素,即:书名、小序和解题。书名是反映图书外貌的基本特征。小序是伴随目录书开始编纂就出现的一种体制,它主要对某一部类图书的学术流派、演变和特点加以论述,这对于掌握和了解这类图书起了提纲挈领、鸟瞰全局的作用。解题也称叙录、书录或提要。它是用来揭示图书主旨和用途,向读者指示门径和提供方便的。

    治学门径的作用具体体现在小序、题解和附注上。有的目录解题对图书提出了一己的评论。有的目录书在一种图书或一类图书之后往往附以片言只语,提及读书门径和图书的用途。对若干图书有了简括的了解后,不仅可以比较顺利地进行图书资料的参考咨询、辅导读者,向他们提供需用的图书,而且也可以初步地帮助一些研究者,推荐备选图书,节省他们的翻检之劳。因此,目录学知识和目录书对于读书和洽学是能发挥它所具有的作用的。

 

图文收集与编发: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办公室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    

电话:0851-83623539 传真:0851-83620119 邮箱:whsy@gzu.edu.cn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贵州大学(北区)中国文化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