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明诗话》专栏之四:金山寺咏月惊龙

来源:《贵阳晚报》2020年05月05日 版次:A07 作者:赵永刚 经作者授权转载

发布时间: 2020-05-05 浏览次数: 10

    202055日《贵阳晚报》第A07版“孔学堂”刊载贵州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副教授、中文系主任,贵州省《红楼梦》研究会副会长、贵州省儒学研究会常务理事、贵州大学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赵永刚博士“《阳明诗话》专栏之四:金山寺咏月惊龙”。编者按及全文如下:

    王阳明龙场悟道是贵州学术发展史的辉煌篇章,也是中国学术发展史的巨大转折。阳明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弘扬阳明文化既有深远的学术价值也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目前阳明文化研究主要集中在哲学领域,对于阳明彪炳千秋的历史贡献与文学成就之研究尚显薄弱。有鉴于此,本报特邀赵永刚博士开设王阳明诗话专栏,以王阳明诗歌为中心,采用诗史互证、诗思互鉴的研究方法,呈现王阳明丰富多彩的心灵世界,叙写王阳明波谲云诡的传奇人生,论述王阳明超凡入圣的心学智慧。

专栏作者简介

    赵永刚,文学博士,现为贵州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副教授、中文系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学术兼职有贵州省《红楼梦》研究会副会长、贵州省儒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华诗教学会理事、北京曹雪芹学会理事等。

    出版学术专著《王阳明年谱辑存》、《中国古代文学传习录》、《清代文学文献学论稿》、《杭世骏年谱》等。

 


    王阳明的出生很有传奇色彩。成化八年(1472)阴历九月三十日,浙江余姚的秋末,已凉天气未寒时。

    据传,王阳明的奶奶岑氏梦见一位神仙,乘着五色祥云,从空中缓缓降落其家中。这神仙将怀中婴儿授予岑氏,并对岑氏说,王家耕读持家,忠孝积善,汝对舅姑竭诚孝敬,儿媳郑氏对汝亦孝顺殷勤,汝家忠孝感天,故赐汝麒麟之子,好生抚养。郑氏匍匐跪拜谢恩,接过婴儿,待要低头看时,那婴儿一声清脆响亮的啼哭,把岑氏惊醒,才发现是黄粱一梦。

    可是那婴儿啼哭之声,不仅岑氏听得真切,老伴儿王伦也被这啼哭声惊醒。两人正在纳罕之时,家中仆人气喘吁吁跑来报喜,说儿媳郑氏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老两口乐不可支,急忙去郑氏住处,岑氏从内室把孙子抱出来给王伦看,还把刚才的梦境告诉了王伦。王伦是饱学之士,自然知晓此梦乃是祥瑞,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岑氏说,儿子王华还在外地坐馆教书,你就给孙子起个名字吧。

    王伦略微沉吟,说五色瑞云,神仙授子,就叫王云吧。

    王云降生的故事,慢慢在余姚传播开来,乡里人添油加醋,越传越神奇,不仅对王云刮目相看,还把王云降生的那座楼称之为瑞云楼。

    遗憾的是,幼时的王云却让家人与乡邻备感失望,且不说顽劣调皮,最让家人揪心的一件事,就是五岁的王云,还不会开口说话,家人忧心如焚,都担心王云是哑巴。

    有一天,王云与小伙伴在院中嬉戏,家中突然来了一位慈眉善目的高僧,高诵佛号。在檐下读书的王伦赶忙过来见礼,高僧合十还礼。高僧目光投向了一群儿童之中的王云,过来抚摸着王云的小脑袋,笑着说,好一个孩儿,可惜被道破了天机。说完,高僧飘然而去。

    王伦反复揣摩高僧的话,终于明白了其中的深意。王伦跌足长叹,说糊涂糊涂,我取的名字,泄露天机,招摇张扬,险些害了孙儿。幸亏高僧指点,何不为孙儿更改名字?

    王伦翻阅《论语·卫灵公》,读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庄以莅之,则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庄以莅之,动之不以礼,未善也。王伦高兴地说,孙儿名字有了。

    王伦把孙儿叫到身边来,笑着对孙儿说,从此刻起,给你更名为王守仁,你是否欢喜?孙儿说,谢谢爷爷。

    守仁这一开口,把王伦惊讶得半天没回过神来,这可是孙儿五岁以来,第一次开口说话。听闻此事,家人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王守仁不仅口齿伶俐,顽劣习气也改了好多,一天还童声童气地背诵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煞是可爱。王伦说孙儿字尚不识一个,怎么还会背诵陶渊明《饮酒》诗?守仁说,爷爷平日吟诵时,孙儿已经暗暗记在心里,先前只是说不来。原来王伦淡泊名利,胸中洒落,是隐士者流的人品,平日读书最爱陶渊明、林逋,在其熏陶之下,守仁自然也能吟诵几句。

    守仁父亲王华常年在外教专馆,教育守仁的任务,就落在了祖父王伦身上。守仁成年后,自号阳明山人,门人弟子就尊称他为阳明先生,后世也多称之为王阳明。王阳明早期诗歌受陶渊明影响很深,与其祖父诗学偏好是密不可分的。

    王阳明第一次表现出超群的诗才,过人的见识,是在十一岁那一年,途经金山寺之时。

    王阳明十岁的时候,父亲王华高中状元。次年,王伦带领王阳明移家京城。路过镇江金山寺,王伦与朋友饮酒高会,明月当空,长江如练,风吹衣袂,飘飘然有凌云之志。向僧人索要笔墨,打算赋诗言志。

    笔墨齐备,王伦与朋友都还在吮毫思索,王阳明则拿起笔来,一挥而就,霎时间,一首七言绝句就写成了。众人齐来观看,诗曰:

金山一点大如拳,打破维扬水底天。

醉倚妙高台上月,玉箫吹彻洞龙眠。

    众人啧啧称奇,赞不绝口,说好诗好诗。一人说,把金山比作仙人巨大的拳头,一挥拳就能截断长江巨浪,想象奇特,真有气吞山河之势!一人说,此诗妙在收结之处,酒醉仙人,背倚妙高台,横吹玉笛,就能降伏这金山石洞中的毒龙,这是何等高明仙术?一人说,不是小侄酒后奉承,守仁世侄这首诗,气象非凡,大有降龙伏虎手段,将来建功立业,封侯拜相,其功勋伟业,或许不在王华世兄之下呢。

    在众人交口赞誉的喧闹声中,王伦隐隐约约听到金山寺中玉磬叮咚,梵呗铿锵,又想起之前高僧警戒不可道破天机之言,忙沉下脸来,对王阳明说,孙儿不可胡闹,此诗不佳,再作一首来看。并对众人说,守仁妄引胡诌几句前人陈言,诸位不可认真,一笑置之可也。

    年少逞才的王阳明似乎不太理解祖父的苦心,依然我行我素,刷刷点点,另一首七言绝句,不一会儿又写了出来,不待众人来看,自己就得意洋洋地吟诵出来,诗曰:

山近月远月觉小,便道此山大于月。

若人有眼大如天,还见山小月更阔。

    吟诵之声刚落,又引来众人一片赞誉之声。一人说,此诗可比肩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一人说,何人有眼大如天?不是凡人是仙人!守仁世侄,果真不愧瑞云之兆。

    提起瑞云楼的往事,王伦更为警觉,忙说,这首歪诗,也是从李贺《梦天》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袭用而来,诸位不要被小童狡黠蒙骗。

    王阳明不理解祖父为何对自己如此贬抑,垂下头来,闷闷不乐。酒宴散后,王伦送走客人,慈爱地对阳明说,孙儿诗才超群,境界高妙,只是露才扬己,终不如韬光养晦,孙儿将来遇挫折,就会明白其中道理了。

    王阳明气质中天然禀赋的狂者气象,日后也确实给他带来了诸多磨难。金山寺咏月惊龙,王阳明后来平定宁王朱宸濠叛乱,安定乾坤,获封新建伯,降龙伏虎的手段,在金山寺早已初露端倪。


赵永刚


图文收集与编发: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办公室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    

电话:0851-83623539 传真:0851-83620119 邮箱:whsy@gzu.edu.cn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贵州大学(北区)中国文化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