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明诗话》专栏之九:儒袍终未换袈裟

来源:《贵阳晚报》 2020年06月10日 版次:A14 作者:赵永刚 经作者授权

发布时间: 2020-06-10 浏览次数: 10

    20206月10日《贵阳晚报》第A14版“孔学堂”刊载贵州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副教授、中文系主任,贵州省《红楼梦》研究会副会长、贵州省儒学研究会常务理事、贵州大学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赵永刚博士“《阳明诗话》专栏之九:儒袍终未换袈裟”。编者按及全文如下:

    王阳明龙场悟道是贵州学术发展史的辉煌篇章,也是中国学术发展史的巨大转折。阳明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弘扬阳明文化既有深远的学术价值也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目前阳明文化研究主要集中在哲学领域,对于阳明彪炳千秋的历史贡献与文学成就之研究尚显薄弱。有鉴于此,本报特邀赵永刚博士开设王阳明诗话专栏,以王阳明诗歌为中心,采用诗史互证、诗思互鉴的研究方法,呈现王阳明丰富多彩的心灵世界,叙写王阳明波谲云诡的传奇人生,论述王阳明超凡入圣的心学智慧。

 

专栏作者简介

    赵永刚,文学博士,现为贵州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副教授、中文系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学术兼职有贵州省《红楼梦》研究会副会长、贵州省儒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华诗教学会理事、北京曹雪芹学会理事等。

    出版学术专著《王阳明年谱辑存》、《中国古代文学传习录》、《清代文学文献学论稿》、《杭世骏年谱》等。

  

    周作人五十岁大寿的时候,为自己写了一首庆寿诗,其诗首联曰前世出家今在家,不将袍子换袈裟。传统中国人有一种命运轮回的迷信,周作人就认为自己的前身是出家的和尚。在关于王阳明的诸多传奇故事中,也有王阳明前身是和尚的说法。

    明代蒋一葵《尧山堂外纪》记载说,王阳明在江西剿匪时,曾经到过一座寺庙,寺庙隐蔽处有一间房屋门窗紧闭,还贴着封条。王阳明有些怀疑,以为和尚在此房间有藏污纳垢之事,命令和尚打开房门验看。寺中住持面有难色,对王阳明说:室内之物,于大人不利,还是不看为好。住持如此说,更引起王阳明疑心,甚至认为住持通匪,这房中定然是储藏金银之所。于是就不顾住持反对,命随从砸开了房门。迈步走进房屋,才发现空间很窄,阴暗潮湿,并无值钱之物,只是房屋中间放置了一口大缸,缸口用封条密封,上面布满灰尘,封条褪色,黄白相间,一看就是密封了多年的旧物。王阳明还要打开封条查验,住持更加紧张,又来劝阻,说:大人万万不可造次!王阳明疑心更重,哪里听得进去。但是当封条揭开,王阳明凑近一看,大吃一惊。

    原来缸中端坐一尊坐化的和尚,圆寂多年,却肉身不腐,面色如生。仔细端详这和尚,其相貌竟然与王阳明一般无二。和尚身上还贴着一张纸条,上书七言诗,其诗曰:

五十年前王守仁,开门原是闭门人。

精灵剥后还归复,始信禅门不坏身。

    王阳明被眼前的一切惊得目瞪口呆,半天没回过神来。心神稍微平复之后,慌忙请教住持。住持说:缸中高僧,乃是大人前身。只是二龙不相见,阴阳不相叠,今日前身既已现世,大人今身又将置于何处呢?住持话音刚落,王阳明就觉得脊背发凉,出了一身冷汗,请教住持如何处理此事。住持说:敬谨焚化,建塔瘗之。王阳明一一照做,之后就三缄其口,未尝对外人说起此事。

    这个故事流传很广,前身云云,无非是街谈巷说之语,不必当真。只是王阳明早年痴迷佛教,常去寺庙谈玄论道,朋友圈子中也有一批高僧大德,这倒是不争的事实。

    王阳明二十八岁考中进士之后的几年,也没有明确的人生目标,茫茫荡荡地跟着世俗风气沉浮了很久。先是在李东阳领导下,与一批文士诗酒往还,希望借助文章扬名后世。观政工部时期,外寇猖獗,奉命出使关外,考察军事守备与军屯情况,回来写了一份考察报告,即《陈言边务疏》,列了八个条目,分别是蓄才以备急、舍短以用长、简师以省费、屯田以足食、行法以振威、敷恩以激怒、省小以全大以及严守以乘弊。这篇奏疏涉及军队人才选拔、军事财政管理、军事战略技巧等问题,是一篇很有见地的经世大作,只是王阳明当时年资尚浅,官位低微,这奏疏上奏之后,如石沉大海,没有引起当政者的重视。

    王阳明少年时期就弓马娴熟,出使塞外,策马奔腾,没有任何闪失。回到京城,却大意失荆州,冷不丁从马上摔下来。这一摔委实不轻,在家里趴了十几天,在仆人的搀扶下,勉强能够行走。正如其《堕马行》所言:

我昔北关初始归,匹马远随边檄飞。

涉危趋险日百里,了无尘土沾人衣。

长安城中乃安宅,西涯却倒东山屐。

疲骡历块误一蹶,啼鸟笑人行不得。

伏枕兼旬始下庭,扶携稚子或能行。

    弘治十二年(1499)八月,王阳明痊愈之后,被工部委派到河南濬县监督营造威宁伯王越的坟墓。这也是无关紧要且非常无聊的工作,王越因军功卓著被封为伯爵的事迹,却实实在在地激励着王阳明重新燃起军事梦想。营造间歇之时,王阳明就把役夫组织起来,演练《孙子兵法》中的阵法,不知者以为是无事生非,有识见的人却明白王阳明志向远大,不会久困池中。

    王阳明以军事管理的方法管理修墓役夫,极大提高了建造效率,出色地完成了营造任务。验收之后,王越的家人非常满意,奉上银钱致谢,王阳明分文不取。只是对王越家人说:我年少之时,对威宁伯已是仰慕不已,还曾经梦到他老人家以佩剑相赠。当时我想,我与威宁伯素昧平生,蒙他老人家厚爱,却无以为报。此番奉命营造威宁伯安息之所,业已偿了夙愿,至于银钱,万万不敢领受。听罢王阳明的这一番话,王越的儿子心里咯噔一下,原来威宁伯临终之时,就对他说:我的佩剑是梦中所得,尔等资质平平,留着毫无用处。我死之后,王阳明会来拜谒我的坟墓,你们就把这把剑送给他吧。这王阳明文韬武略,将来功业远远超过于我,这剑也算是托身得所了。其父临终所嘱,与王阳明梦中之事,若合符契,王越就把这佩剑慷慨赠与王阳明了。王阳明得了王越的佩剑,越发觉得冥冥中有一种命运的牵引,他似乎看到了二十年后,鄱阳湖上,拿着这把佩剑指挥千军万马的场景。之后数月,王阳明发愤研读古代兵书,《武经七书评》就完成于本年。

    弘治十三年(1500),王阳明返京复命,工部对王阳明出使塞外、督造王越坟墓两件差事的完成情况非常满意。本年六月,王阳明升授刑部云南清吏司主事。十月十五日,王阳明来提牢厅当值,发现狱卒竟然在空闲的牢房里养猪牟利,喂猪的食物无疑是罪犯的口粮,猪每多吃一口,罪犯肯定就会少吃一口。王阳明怒不可遏,对狱卒说:即使是十恶不赦之人,行刑之前,尚且要赏他一顿饱饭,何况是寻常罪犯?尔等夺取人的食物喂猪,真是率兽食人恶行,谋利固然不多,却置朝廷好生恩德于何地?狱卒还推诿说:历来皆是如此,且俸禄低微,我们养猪也是为了补贴家用。王阳明驳斥说:尔等信口雌黄,天朝大狱,岂有养猪之理?若不是尔等吃喝嫖赌,乱用银钱,俸禄岂能不足家用?借口惯例,文过饰非,罪不可恕。将涉事狱卒痛打一顿,把监狱的猪清理出来,屠杀之后,把猪肉分给罪犯同享,罪犯无不欢呼,感恩王阳明之仁德。从此之后,大明王朝监狱再无养猪之事。

    王阳明在刑部任职,是恩威并施,对于受冤屈者,尽其所能地为其收集证据,洗脱罪名,弘治十四年(1501),王阳明奉命前往直隶、淮安等地审理重犯,平反冤案甚多。对于那些恃强凌弱的恶霸,王阳明则秉公执法,毫不姑息。王阳明抵达南京,监狱中有一人姓陈,穷凶极恶,一连杀了十八个人,入狱之前官至指挥,贪污了不少钱,被抓之后,家人就不断拿钱贿赂主事官员,结果关押了十多年,竟然还没处决。王阳明看罢卷宗,立刻下令将此人斩首示众。受了陈指挥贿赂的巡抚、御史等官员为之求情,王阳明严词拒绝,不受请托。临刑之时,陈指挥还叫嚣说:死后有知,定不相饶!王阳明笑着说:若不杀你,恐怕那十八条冤魂饶不了我。今日就要借尔狗头,还那十八人一个公道。王阳明毅然决然地处决了陈指挥,南京城百姓拍手称快,也见识了王阳明的霹雳手段。

    弘治十五年(1502)五月,王阳明回京复命,公事之余,潜心攻读经史书籍,有时甚至通宵达旦苦读。王华担心王阳明过劳成疾,命令家人,晚上不准在书房放置灯烛。王阳明求知若渴,等王华入睡之后,偷偷起来燃灯夜读,每每到凌晨方才歇息。白天案牍劳形,晚上苦读不休,三个月之后,王阳明就扛不住了,染上了呕血之疾,无法赴部当差,上了一道《乞养病疏》,蒙恩准其回籍养病。

    王阳明十三岁母亲去世,少年之时就遭遇了生死,此番大病,对于生命的思考就越发深入,护生爱生之念越发强烈。王阳明很早就对佛教、道教很感兴趣,大病之后,越发痴迷。回到绍兴,在阳明洞打坐,潜心钻研长生之术,在一帮道士的诱导下,一会儿行导引之术,一会儿静坐习定,忙得不亦乐乎。

    绍兴、杭州两地佛教名山大刹很多,王阳明时常往返于南屏寺、虎跑寺之间,与高僧大德交流佛理,还曾在千佛阁苦读佛经,如其《无题》诗所言:折得荷花红欲语,净香身处读《华严》。王阳明甚至还萌生了出家的念头,如《圣水寺》所言:杖藜终拟投三竺,裘马无劳说五陵。

    王阳明接触佛教、道教,花费了很多精力,道教长生、佛国净土对王阳明的诱惑不可谓不大,但是这些都要以出家为前提,可是王阳明却始终割舍不下祖母与父亲。终于在某一天,经历了无数次思想徘徊之后,王阳明猛然醒悟,人伦情感是天性使然,是人为割舍不得的,出家不如在家,佛老不如儒家。王阳明回归终究还是回归到了儒家,儒袍终未换袈裟。这醒悟的机缘,就在王阳明对西湖僧的点化上。

    西湖旁边,有一位从河南来的和尚,定力极高,坐管三年,从不睁眼看任何东西,从不开口说任何话。王阳明来到和尚身边,大喝一声,说了两句话,这和尚马上就破了戒,开口开目,王阳明又点拨了和尚几句,和尚感激涕零。第二天,和尚挑起担子,直奔河南老家还俗去了。毕竟王阳明所言为何,下期《佛教执著儒洒脱》一文中有分晓。


赵永刚

 

图文收集与编发: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办公室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    

电话:0851-83623539 传真:0851-83620119 邮箱:whsy@gzu.edu.cn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贵州大学(北区)中国文化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