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诗经学概要》出版 中国文化书院获赠图书

发布时间: 2021-07-08 浏览次数: 257

    20213月,贵州大学付星星、韩国国立公州大学金秀炅所著《韩国诗经学概要》由河北出版传媒集团·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近日,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暨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获作者特意赠送图书。

    《韩国诗经学概要》为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列入夏传才、王长华任主编的《世界汉学诗经学》丛书。全书含丛书“编写说明”本书第一至十一章、“参考文献”“后记”,24.6万字。其中:

    丛书“编写说明”含“编纂《世界汉学诗经学》的缘起和宗旨”“丛书主编的基本情况”“丛书各卷设计体例”“分卷和撰写者介绍”及“补记”。

    第一章“《诗经》与韩国传统时期谚解”含各节:“何谓‘谚解’”“谚解的开始阶段——口诀”“谚解的辨析阶段——释义时期”“谚解的规范阶段——校正厅本《诗经谚解》”“《诗经》谚解所产生的影响”“朴文镐《诗集传详说》与谚解”。

    第二章《诗经》与韩国传统时期经筵含各节:朝鲜时期以前”“朝鲜经筵制度的确立期——世宗、成宗朝“朝鲜经筵制度的坎坷期——宣祖、孝宗、肃宗朝”“朝鲜经筵制度的成熟期——英祖朝”“朝鲜经筵制度的顶峰、变用期——正祖朝的经史讲义”。

    第三章“韩国传统时期对《诗经》的运用”含各节:“《皇华集》对《诗经》篇名、诗句、词语、意象的援用”“朝鲜礼乐对《诗经》的援用”“外交礼谈中的赋《诗》式发话:以中国与朝鲜之间外交为中心”。

    第四章“权近《诗浅见录》研究”含各节:“尊崇并阐发《诗集传》”“解《诗》”“宣扬教化”。

    第五章“林泳《读书劄录——诗传》研究”含各节:“对《诗集传》的阐扬与怀疑”“辨析《诗传大全》”“校勘《诗传大全》”。

    第六章“朴文镐《诗集传详说》研究”含各节:“解释《诗集传》”“《诗集传详说》之特征”“《诗集传详说》之不足”。

    第七章“朴文镐《枫山记闻录·毛诗》研究”含各节:“对《诗集传》的解释、补充与怀疑”“关注《诗经》之语言艺术”“讲述《诗经》之研习”“道学家的《诗经》研究气息”。

    第八章“朴世堂《诗思辨录》研究”含各节:“《诗思辨录》之解《诗》方法”“《诗思辨录》对汉唐《诗经》学的批评”“对朱熹《诗集传》的批评”“结语”。

    第九章“李瀷《诗经疾书》研究”含各节:“怀疑与实证的研究方法”“经世致用的《诗经》学特征”“《诗经》训诂新见”“《诗经疾书》之不足”。

    第十章“丁若镛《诗经讲义》研究”含各节:“引言”“皇权政治与汉代《诗经》学的承继”“复归思无邪与批判淫诗说’”“在学术与政治之间”“结语”。

    第十一章“成海应《诗经》学研究”含各节:“成海应《诗经》学研究”“《诗说Ⅰ》、《诗说Ⅱ》:《诗经》学术札记”“《诗类》:《诗经》文献学研究”“《诗说Ⅲ》:《诗经》文本解释”。

    贵州大学付星星在后记中写道:儒家经典在古代朝鲜半岛具有种子与核心的作用,并成为古代朝鲜王朝建构社会秩序、人伦道德、价值观念的思想资源。朝鲜知识分子在对中国经典的接受过程中同时以汉字为媒介撰写了大量的汉籍,这些汉籍成为东亚汉文化圈的重要组成部分。《诗经》作为儒家经典在朝鲜半岛有源远流长的传播与接受的历史。朝鲜知识分子用汉字或韩汉相加的方式撰写了大量的《诗经》学著作,这些著作承载了朝鲜半岛对中国典籍之接受与创新的历史,同时也承载了朝鲜知识分子对于王朝盛衰、历史际遇、政治理想、学术思潮与人生情感的多重感受,呈现出中国文化与朝鲜半岛文化交流与融合的历史图像。对朝鲜半岛《诗经》学的研究,是将《诗经》置于汉文化圈这一广阔的学术背景之下进行研究,有助于拓展《诗经》研究的边界,呈现中国文化对异域文化的影响图景。

    朝鲜半岛《诗经》学是东亚《诗经》学之林的独特品种,是作为主流的中国《诗经》学的对话者、比较者、补充者的“异域之眼”,具有丰富的诗学内涵与思想史意义。朝鲜半岛儒者通过《诗经》诠释传达了企慕圣人境遇的心路历程,他们将《诗经》诠释与个体之生命相交织,在经典诠释中安身立命。同时朝鲜半岛儒者还通过《诗经》诠释的方式观照社会人生、现实政治,他们试图通过经典诠释的方式建构君明臣贤的理想社会秩序与道德人伦形态。朝鲜半岛《诗经》学还具有护教学的意义,在朝鲜半岛遭受各种非正统思想的影响时,部分朝鲜儒者通过《诗经》诠释的方式回归正统思想,抵抗各种思潮强烈震荡的社会思想意识形态。

    朝鲜半岛《诗经》学是一种“体常而尽变”的思想与智慧的创造事业,对朝鲜半岛《诗经》学史的研究也是“乐意相关禽对语,生香不断树交花”的美好事业。

    韩国国立公州大学金秀炅在后记中写道:此次得以参与撰写《世界汉学诗经学》丛书中的《韩国诗经学概要》项目,既感荣幸,又感惭愧。在中国诗经学会囊括不断扩展与深入的诗经学成果之际,我如同大象上的蚂蚁,有幸得以体验其广阔视野,因而感到荣幸。我虽然因自己的喜好以韩国诗经学为主题攻读了硕博,但研究仍未成熟,因而感到惭愧。

    我能参与本书的撰写纯是托付星星老师的福。约十年之前,我从中国读完博士回国不久,得知了有一位年轻学者得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访韩撰写以韩国诗经学为主题的博士论文,巧的是她正好到我当时教书的学校来进修。尽管我们没见过几次面,却倍感亲切。付老师在韩国待了一年之后回国执教,我们仍保持着联系。她常给我介绍她最近的研究成果以及有关中国诗经学的动向。所以可以说,付老师扎实的学术功底不仅给韩国诗经学增添了不少色彩,还为我持续关注诗经学予以莫大的帮助,藉此向付教授深表感谢。

    几年前付教授负责编撰《世界汉学诗经学》韩国卷,她原本一个人负责此项目绰绰有余,但为了勉励我学习,不嫌麻烦推荐我参与此项目。我尽管没有头绪,但愿意为此助一臂之力。可我终究力不从心,临近截稿日期,甚至远超过催稿期限,仍没有进展。只好在我博士论文以及一些小论文的基础上增减而成稿,但这仍反映了我切入韩国诗经学的主要关注点。

 

文: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办公室 图:张洪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    

电话:0851-83623539 传真:0851-83620119 邮箱:whsy@gzu.edu.cn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贵州大学(北区)中国文化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