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闻玉:做学术,必须要做三百年也不会过时的真学问

发布时间: 2023-01-02 浏览次数: 31

    张闻玉先生的《西周王年论稿》是一部用文献、天象、铜器铭文研究西周纪年的重要成果。作者试图通过三证合一厘清西周纪年问题,为纷乱的西周王年排序定位,揭示武王克商准确年代等重要问题。 

    在这本书的新版序当中,张闻玉先生提到:弄清楚西周纪年,对于厘清中华文明的源头非常重要,而三代纪年研究中,最大的疑年是武王克商,由此引发西周诸王的年代研究,这些内容正是《西周王年论稿》重点讨论的课题。 

    在张闻玉先生看来,做学术,务必要注意学术的生命力,必须要做三百年也不会过时的真学问。而他也相信,自己在书中提到的方法和得到的结论一定会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三代兴衰系于斯(新版序)

 | 张闻玉 张金宝(执笔)


    历史,是传统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知识分子血脉深处的信仰。历史如《春秋》者,以微言而显大义,如《史记》者,通古今之变而究天人之际,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以历史为基得以建立。这意味着,历史在中国承担着形而上的功能,它要回应精神世界所面对的无限性、无穷性等问题。 

    我们一向以中国有悠久的历史而自豪,中华文明从黄帝算起有近五千年。历史不外史时与史事的结合,缺一不可。 

    造字之初,史与事,实为一胎所出。司马迁在《太史公自序》中说:“维三代尚矣,年纪不可考,盖取之谱牒旧闻,本于兹,于是略推作《三代世表》第一。”在两千多年前的汉代,司马迁已经无法精确考证夏商周三代的纪年,所以,共和元年(841)就成为中国历史上确切纪年的开始。 

    太史公在《三代世表》中也说:“至于序《尚书》,则略无年月;或颇有,然多阙,不可录。故疑则传疑,盖其慎也。”这正体现了太史公实事求是的治学精神。所以,在夏商周三代就存留不少“疑年”供史学家研究。 

    “夏商周”三代之治,在现代政治思想传入之前,代表着中国传统读书人对于政治的最美好的理想和最终极的诠释,尤其是西周,更是中华文化最重要的源头之一。 

    儒学、道学是对中国社会影响最大的两个思想体系,道家始祖老子曾做过周朝“守藏室之官”(管理藏书的官员),周文化对其影响可以想象,至于孔子,则直接宣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夏尚忠、殷尚质、周尚文。“周监于二代”是说周文化是集夏商两代之大成,“郁郁乎文哉”意思是非常茂盛、伟大与光辉的人文思想文化,孔子对周文化评价如此之高。 

    孔子自称他的文化思想是承前启后,发扬周代的文化精神的。所以他说:“吾从周。”“周”在这里当然指的是西周。所以,弄清楚西周纪年,对于厘清中华文明的源头非常重要。 

    三代纪年研究中,最大的疑年是武王克商,由此引发西周诸王的年代研究,这些内容正是本书重点讨论的课题。 

    1961年,我撰写的文章第一次刊登在《文汇报》上,古人云:“凡著于竹帛者为文章”,如果把这看作我学术生涯的起点,至今已六十年矣。 

    1979年,我到滁州汝舟先生门下进修,随先生学习古代天文历法和声韵学,因此与史学结缘。 

    1985年,北上吉林大学研习《周易》,应陈连庆先生之邀,为东北师大历史系古史研究生讲历术,受陈先生嘱托,将古代天文历法与铜器铭文结合起来,将历术用于考古。 

    回顾起来,自己所走过的历程正是“由文学而经学,由经学而史学”的中国学者之路。 

    在六十年的学术生涯中,除了尽全力宣扬汝舟先生的天文历法观点,力主“月相定点”说,扩大“三重证据法”在史学界的影响之外,在西周王年研究方面也略有创获,不敢妄自菲薄,在本书中,呈献给学界同仁。

    汝舟先生的《西周考年》引领了年代学研究的方向,有具体的研究方法也有确切的结论,在这个基础上,我将汝舟先生的古代天文历法应用于铜器历日考证,在《共孝懿夷王序、王年考》《宣王纪年有两个体系》中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对小盂鼎、师虎簋、曶鼎、晋侯苏钟、善夫山鼎、子犯和钟等诸多铜器历日的考订上也都有所创新。虽不敢说是不刊之论,亦如陈寅恪先生所言“未尝侮食自矜,曲学阿世”。 

    退休之后,除了讲学、著述之外,在我身边还聚集了一批对传统文化感兴趣的年轻学人,他们有的成为我的入室弟子,有的成为忘年交。 

    他们搞讲座,出专著,扩大了汝舟先生思想在学界的影响,我经常对他们说“做学术,务必注意她的生命力,必须要做三百年也不会过时的真学问”。相信书中提到的方法和得出的结论一定会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五千多年来,中华民族之所以能够经受住无数难以想象的风险和考验,始终保持旺盛生命力,生生不息,正是中华民族文化彰显的伟大力量。 

    清代汉学研究从乾嘉算起来到现在已经三百多年,传承至章太炎先生、黄季刚先生,形成近代章黄学派,这是传统学术。 

    今天讲发扬传统文化,绝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实实在在承继三百多年的汉学传统,摈弃西化,进一步弘扬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只要中华民族存在,中华文化就永远不会消失,这个自信,就是文化自信。

    《西周王年论稿》出版于1996年,当时只印了五百册,很多学人求而不得,作为作者,我也爱莫能助,往往只能将复印本送给求书者。 

    我因出版《古代天文历法讲座》而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结缘,广西师大出版社的领导关注学术,推出了很多质量高、影响大的学术著作。今年广西师大出版社的编辑赵艳女士与我接洽,欲将我关于西周纪年研究的文章整理结集出版。于是以《西周王年论稿》为基础,补充了若干篇相关文章,遂决定以《西周王年论稿》之名付梓。编辑人员为本书的出版劳神费力,着实让人感动。 

    惟愿本书的出版,能够还西周历史本来面目,并以此为基础,使“夏商周”三代的兴衰起伏更加清楚,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复兴尽绵薄之力。这也是对在我学术生涯中予以莫大指引的张汝舟先生与陈连庆先生最好的报答。 

    是为序。 

2020828


 

新书推荐


《西周王年论稿》

张闻玉

广西师大出版社20231

 

    本书作者坚持以“月相必须定点”为指导,采用文献、天象、铜器铭文“三证合一”的研究方法,厘清西周纪年问题,为纷乱的西周王年排序定位,揭示武王克商准确年代、宣王纪年有两个体系等重要问题,整理出西周诸王年表、西周诸王事略以及制作出西周朔闰表。本书还从方法论的角度出发,归纳出研究西周纪年应该注意的诸多问题。书中集中展现了张闻玉先生在西周年代学研究上的成果,是西周纪年研究学术领域内难得的佳作。

 

来源:“雅理读书”公众号 2023-01-02

编发: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办公室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    

电话:0851-83623539 传真:0851-83620119 邮箱:whsy@gzu.edu.cn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贵州大学(北区)中国文化书院